liuhui998's new blog

using octopress

「日本为什么选择了战争」读后感

| Comments

去年夏天,我带小孩去妻子老家小住,我发现了一本介绍日本历史的图书。

其中有一个词叫「介错」的词,引起我了我注意,我在维基上找到了关于介错的介绍:

「切腹是用胁差等刀切开腹部的自杀仪式,主要为日本武士所实行,日本文化中,将切腹视为有尊严的死法。 切腹后产生剧痛,亦不太会即刻死亡,为了减轻痛苦,通常会找介错,在最痛苦的一刻,将切腹者斩首」

当时觉得日本人可真苦呀,死都要死的这个折腾。

后来有人向我推荐了「日本为什么选择了战争」,我看过之后印象最深的还是「介错」这词;不过这个词是胡适先生说的。

胡适在1935年就提出了「日本切腹,中国介错」的概念,并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引入战争是最后对日作战的解决方案。他在1938年出任中国驻美大使,当时中国抗战最困难的一年。作者把胡与当时日本驻美大使对比,高下立判。

我之前对胡的印象是一个文人,一个北大教授;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有如此战略眼光。

作者的观点是:日本有一流的士兵,但是有最末流的将军。将军们一个个被表面正确的东西裹胁,在二战期间不能也不敢做出正确的决策。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使用日本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战争的深渊,使中日两国人民都受到了其大伤害。

日本将军们为了表面的尊严,让整个世界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。

备注:「日本为什么选择了战争」的作者 加藤阳子 是日本东京大学历史学教授。

我爷爷走了

| Comments

上周六我的爷爷过世了(2019年11月17号)。

他离世的时候,是87岁。有三个儿子,一个女儿。

有5个孙子,两个外孙; 可以算儿孙满堂。

我爷爷他住在邵东牛马司工农村,他以前当过村支书,办过学校。

在80年代做过搞过运输生意,找了很多的亲戚借钱(借钱的过程不容易,我听说连3代以外的亲戚都借了),买了一辆解放牌汽车来跑运输,很幸运他成了当地农村第一批万元户。

后来他也搞过煤矿啊,和焦化厂,但是进入90年代中期后生意不大好,慢慢的都没有做了。

虽然做了那么多年,但是爷爷没有多少积蓄。后来爷爷又做回了一个农民的角色,他和奶奶一起种菜卖菜,一起安渡晚年。

早几年奶奶先走了,爷爷越发的苍老,现在他也走了,去了那往而不返之地!

在老家的这两天,我又有机会仔细观查这个我爷爷和父亲生长的地方。发现了一些家族百年前的荣光,也许是因为爷爷走了,我才静下心来观查到的。

中年危机在哪里?

| Comments

最近和一个朋友聊天,他比我小10岁左右。他和我提到了他要面对中年危机了,我当时脑袋一下子抽筋了。我想,如果他中年危机,那我是不是得老年危机?

诚然人在30岁后很多的压力,父母开始变老,儿女需要照顾。但是也发现自己的学习能力变强了,经历多了一点。以前要发很多遍才能读得懂的书,现在,看一遍就基本懂意思了。

摩西在80岁的时候,才被神大大使用,带领以色列人从埃及为奴之地逃出来。在中国古代也有,周朝的姜子牙,80岁拜丞相,帮助周打败了商。

我今年37岁,我觉得人生才刚刚开始。我不知道我能活到多少岁,但我觉得,我需要善待每一天。

当然中年危机这个词也不完全是啊负面的或者是贩卖焦虑。他至少能让你警醒,能让你知道,你的人生需要有突破,你要善用每一天的时间。

忧虑是你该想的不去想,不该想的拼命去想。该想的是,你在世的日子会一天天减少,你有没有利用好神给你这一天生命?不该想的事,你今年多大了,你和别人比怎么样了?

如果一切太顺利了,就没有感恩和珍惜。

我觉得要把中年危机的中年去掉,改成有危机感。假设我还要活50年,那我就只有18,000多天可以过的。那么每过一天,你就少一天。

当你在世的日子,由18,000变成17,000,变成16,000这样,一点点的倒数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和紧迫感。

其实这比什么中年危机或者老年危机更为重要。


这是补充,其实这个文章写好了有2周左右,但是在几天前我爷爷过世了,刚好87岁。

儿时回忆与长期成长

| Comments

在我读高三的时候,父亲下岗了,他当时是县城副食品公司的副总经理。

虽然他当时没有什么积蓄,很幸运,后来他很快成功的开始做自己的生意。由于过去经验,知识和人脉的积累,代理了一些副食的品牌,整个家庭的生活没有陷入困顿。

同期,我父亲的下属的一个经理也下岗了,由于他更接近业务,他下岗后的生意比我父亲做的更大。

但当时公司的总经理,没有那么幸运。他没有什么很多的资源积累,听说后来他开了一个烟摊,生活有点艰难。

当然这三个人的经历肯定有运气的成分,但这件事在我幼年留下比较深的印象。所以也在工作的选择上面,只要不违反道德和良心的缘故,我通常会选择,更有挑战的工作,哪怕短期回报会低一些。

如果你的注意力聚焦在解决真正的问题上面,你的长期回报一定不会很差。或者说当你遇上黑天鹅世界的时候,而你的抗风险能力会强很多。

重要的的是解决问题后给身边人带来的帮助,而不是个人的荣耀。

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。

关于组织混合作战的思考

| Comments

管理领域的很多重大创新思路都来自于军事。我是一名工程师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让开发组织的效率更大化。

传统的做法是把开发团队和业务团队,完全割裂开,中间用产品经理来进行沟通。

但是当我读二战史的时候发现,跨兵种协作好的军队,那么他的战斗力都比较强。

在太平洋战场的日军,由于陆军和海军的目标各不相同,他们错失了非常多的机会。在一次海战中,本来舰队的目的是为驻守岛上的陆军运送给养,但是当他们遇到美军舰队时,海军为了杀敌立功,把给养都丢掉了,结果造成了陆军的重大损失。

还有在敦克尔克战役的时候,德军出本来有机会全歼盟军。但是由于德空军与陆军的配合不佳,给盟军留下了很大的时间空窗,让他们得以顺利脱逃。

这也就是传说中的,跨组织沟通的问题。

所以,在现代军事组织里面一般会将军种混编。比如说,海军陆战队这种组织形式,它里面有空军,有海军,也有陆军。

我在想对于工程开发团队,是否有可能也实现混编。所谓的混编就是,程序员在兵种上还属于他的军种司令部,但是实际配属上就是和业务人员混合搭档。

比如财务部可以配1~2个程序员,他的绩效80%都归财务部来打。他平时也是和财务的同事坐在一起,虽然他可能还人员编制上是属于工程开发部门。

工程开发部门,主要提供在专业能力和技术平台上的支撑。跨兵种混成后,组织的做战效率更高,也能更好的面对变化。

上面的都是我在上班路上的随想,也没有验证过,希望以后可以尝试一下,哈哈。